1. 首页
  2. 塔罗牌随笔

榆树招鬼说法不对(榆树为什么是鬼树)

榆树招鬼说法不对(榆树为什么是鬼树)

大叔听林离讲道,不由的看向林离的眼神都有改变了,眼中像是在隐藏,在挣扎十分的复杂,说:“这树上吊死过我们村王寡妇一家。王寡妇的丈夫在工地上摔死了,工地上一直拖着赔偿款不给。”

“王寡妇闹了很久,后来不知道怎么的。就在这村口的槐树上吊死了。他的公公婆婆后来也跟着吊死在树上,还带着王寡妇五岁的女儿。他们一家就剩下一个二岁的儿子。现在,小王就寄宿在我家里。”

“是吗?”林离摸着下巴,说:“枉死鬼,死后都想拖两个替死鬼。好去投胎,这槐树阴魂久聚,怕是不妙。”

“小道长可有破戒之法?”大叔此时不由的眼前一亮,他确实没想到林离居然真的还有些门道,称谓里都有些敬重起来。

“不慌!”林离摆手道:“我觉着你们村儿的情况,不是这几棵槐树就可以造成的,这里面肯定还另有隐情。”

林离脚下的黑狗还在不停的叫,林离摸了一下狗头,道:“不叫!等会儿我回头就来收了它。”

林离看着黑狗,他觉着自己可能是捡到宝了,这黑狗通灵,可眼观阴阳。

林离随村长,也就是那大叔,姓杨。叫杨自得,年近五十了。

在外打了半辈子的工,回来当了村子,想复兴一下村长。没想到他刚接手了村子,有点儿气色了,一下子就出了这绝户的事情。

林离进到村子里,才感觉到了事态的严重。

村子里两条大路,四通八达,房屋建在了道路两旁,还是很集中的。

按道理来说,像这种聚集的居住地。人口密集,阳气重。一般阴邪气都不会靠近。可是,眼前的场景,林离也不由的感觉身上一冷。

道路的两旁寒叶飘零,遍地洒落的黄纸,被风吹得到处飘起。

两旁的房屋门都大开着,一副副漆红色的棺材横七竖八的摆放着,无人料理,更无人去掩埋了。

只时不时的有老人,扫着棺材上堆积的灰尘。

空气积攒着一股腐烂的味道,和黄纸那那刺鼻的纸浆味。

“怎么会死这么多人的。”林离脚步放慢了,“这得多厉害的妖魔啊!”

林离神色有些凝重,抬头看着天空。

天空里灰蒙蒙的,像是被什么东西掩盖着了,村口被槐树遮掩,这村子里的气严重的不流通,像是在封闭的空间里,来来回回的涌动确不和外面的阳气贯通。

看着林离神色凝重的样子,一旁的大叔也揪心了起来,问道:“怎么了小道长,看出什么来了吗?”

“这不好弄啊!”林离说:“你看那天上,阴云拢盖,这是断绝生机之相。天地间的气,以阴阳交汇是为生机。就像是那河里的水一样,来回的流动。一旦那水不能来回流动了,那谭水就成了死水。这像你们这个村儿一样,成了一个死村!”

“啊!”村长杨大叔不由的惊叫了一声,道:“小道长,快看看有什么化解之法。”

“这恐怕是什么妖人部下的阵法,遮天蔽日!”林离脸色渐渐沉了下来,说:“村口那槐树就是遮天蔽日的缺口,砍了那槐树,阳气即入!”

“砍,马上就去砍!”杨自得已经越来越相信林离了。

“不急,今晚之后在说。”林离压着手道。

“牟牟.”一声声悲惨的牛叫,打破了林离那抑郁的氛围。

远处一头瘦如骨柴的老牛,蹒跚的往村口走,摇摇欲坠的好像随时都要倒下了。

“大力,大力!”看着老牛,杨自得叫道:“你狗.日.的哪里去了,咋又把老牛放出来了,快拉回去。万一伤着人了怎么办?”

看着老牛,林离朝老牛走过去。

一旁的杨大叔赶紧的拉住了林离,说:“小道长可别过去,这老牛疯了。发起狂来专顶人,拉都拉不住。”

“拿个瓶子给我。”林离伸手道:“这老牛快死了。”

“瓶子。”杨大叔把手里喝完了水的矿泉水瓶递给了林离。

林离拿着瓶子走到老牛面前,老牛用浑浊的双眼看着林离,前腿“吧嗒。”一下的就跪了下来,身体倒在了林离身旁。

林离摸着牛头,说:“我知道,我都知道。”

林离拿着瓶子放在牛眼旁,那老牛发出一声声的悲鸣,那声音传得很远,环绕着整个村子。

当老牛停止了叫声之后,林离拿着瓶子,瓶子里已经装满了牛泪。

牛也通灵,当他知道自己快要死的时候,就会流泪。

而牛泪涂于双眼,便可眼观阴阳。

也就是所谓的开天眼。

“这老牛死了?”杨大叔走到林离身旁。

“大叔,帮我准备些黄纸、鸡血、糯米、墨斗、石灰、三根安魂香。”林离说。

“这个.”杨大叔有些为难的说道:“这些东西准备是准备了。不过都送到那老道哪里去了,也没有多余的了。”

“哦!没事儿。”林离笑了笑,拍了一下杨自得的肩头,“那晚上我也看看这位高人,如何降妖伏魔。我有些饿了,说好的吃饭你可不能骗我。”

“好。吃饭。”杨大叔也朴实的笑道。

夜晚静悄悄的来临。

林离捧着杯热茶坐在别院里,不远处的大院儿里。

一身穿道袍的老道正在作法,那道袍金丝镶边,一看就出处不凡。

老道手里一把七星铜剑,剑上寒光照,面前七尺案台,三只安魂香插中间。

老道一手拿着黄纸符,嘴里念着咒,时不时拿眼睛瞄一下林离。

老道脸上有些得意,村长带林离回来的吃饭的时候,说起林离也懂些道法。

老道看着林离青涩稚嫩,乳臭未干。不由的就小看了林离,处处不给林离好脸。

林离喝了口热茶,抬头看了一眼天空。阴气越来越浓郁了,透过阴气看天空里的月亮,那月亮几乎成了一片血色。

林离心里大概知道这妖物想干嘛了。

林离曾经看过一次血月,就是他在墓地的时候,血月当空,阴煞冲天,各种鬼物都能借着血月现行。

而这个妖物,就是想制造一个人造血月。

“不简单啊!不简单!”林离心里也隐隐的感觉一些冷气直冒,“这妖孽实在是太大胆了,居然敢屠村布下着断绝生机的恶毒阵法,此妖孽不除,不知道以后还会为害多少人。”

“唔汪汪。”林离脚下的黑狗已经叫了起来。

林离拿出了牛泪来。

“天黑夜生鬼!我倒要看看,你是个什么鬼!”林离将牛泪涂抹于眼睛上。

顿时,林离感觉眼前一片通明。

忽然,院子里阴风起,几道黑影闪动。

小说《阴阳道长》

文章来自互联网或由本站撰写,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changj6.com/taluosuibi/6613.html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联系我们

400-800-8888

在线咨询: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
邮件:admin@example.com

工作时间:周一至周五,9:30-18:30,节假日休息